导航菜单

“断奶”首月产销双降 车企如何破局阵痛

?

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策的正式实施,在匆忙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上踩刹车。

几天前,中国汽车协会在新政实施的第一个月(7月)公布了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销售数据。数据显示,本月新能源汽车的产销量分别为84,000和80,000,分别比上月下降37.2%和47.5%,分别下降6.9%和4.7%。这是自2017年1月以来中国新能源汽车1月份以来的首次。滑下来。

通过减少补贴,生产和销售立即“双降”。在变得更加市场化的过程中,习惯于政策补贴的汽车产业能否适应“断奶”的新环境,顺利度过这个“痛苦时期”?

e59b-ichcymw5237970.jpg

1

新政引领市场“降温”

所谓的“补贴新政策”是指自6月底以来需要减少新能源汽车补贴的四个部委。其中,补贴下降幅度高达70%-80%,最高降幅达6.5万元。与此同时,新政还将设定3月26日至6月25日的过渡期。在此期间,补贴一般下降40%,斜坡从10,000到4万元不等。

“补贴政策的调整对新能源汽车市场产生了很大影响,因为目前新能源汽车仍处于起步阶段,市场销售对补贴非常敏感。”一位业内观察人士告诉[0x9A8B记者。

从今年新能源汽车销售增长率来看,中国汽车协会数据显示,1月份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96,000辆,同比增长138%; 2月销量为53,000台,同比增长53.6%; 3月销量为126,000辆,同比增长85.4%。

然而,在新的补贴政策出台后,新能源汽车市场立即“冷却下来”。 4月份,销量为96,800台,同比增长18.15%。到5月份,销售额同比仅增长1.8%。

在6月补贴新政过渡期的最后一个月,为了赶上补贴的“末班车”,消费者需求被释放,新能源汽车恢复,月增长率上升至80%。然而,在7月新政正式实施后,新能源汽车市场经历了罕见的“双降”生产和销售局面。

具体到终端市场,同样的表现是“担心”。数据显示,新能源汽车霸主比亚迪7月遭遇滑铁卢,销量为16,600辆,同比下降11.8%,是近年来新能源业务首次下滑。其中,新能源乘用车销量为1.6万辆,同比下降12.05%。作为使用比亚迪终端销售的产品之一,新能源汽车的 Tang插电式混合动力版7月份仅售出1552辆,同比下降59.7%。

巧合的是,作为行业的第二个孩子,北汽新能源汽车由于消化库存周期,7月份仅生产了3,952辆汽车,同比下降13.97%,远远低于年销售目标22万辆。

一些业内人士分析说,对于新政下的市场表现,如果传统的新能源汽车被“回归”描述,那么对于汽车的新动力来说,它是“惨淡的”。 7月份,威力汽车,魏玛汽车和小鹏汽车在实际交付量排名前三位的新型发电车不到1000辆。

《国际金融报》记者从威莱汽车内部了解到,或者受到ES8召回的影响。今年7月,威莱汽车实际交付量仅为837辆,比6月份下降近38%。

魏玛汽车内部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魏玛汽车7月份仅有601辆,比6月份的2099辆低71.37%。上述人士向记者解释说:“除了补贴新政的影响外,7月份魏玛汽车的销售额也与计划推出520公里的新产品有关。”

根据公开数据,小鹏汽车7月销量为814辆,较6月份的2237辆下降63.6%。此外,像无法快速升级产品以满足新的补贴标准的迷你车企业,如豆电动车,它正处于破产的边缘。

2

产品力的定位是关键

然而,补贴新政的出台并没有让市场全面“开火”,而是导致市场处于两极分化状态。用行业观察家的话来说,“有些品牌的4S店一个月不能卖几辆车,但有些品牌的4S店都在市场上,很热闹。”

汽车行业分析师孙少军告诉记者,特斯拉是两个层面的另一端。到目前为止,特斯拉基本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据了解,今年上半年,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额达到14.69亿美元(约合103.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2%。

根据中国电信联合会发布的分析报告,特斯拉上半年在中国共销售了25,200辆汽车,同比增长138.7%。它在2019年上半年在纯电动汽车市场排名第六,成为第一个。豪华车名单上的汽车经销商。

7月,特斯拉的销售数据尚未公布,但补贴对特斯拉预期的影响微乎其微。 “由于特斯拉从未享受过新能源汽车的财政补贴,而特斯拉尚未实现国内生产,进口关税仍是其高价(超过35万)的原因之一,”该观察称。人们说,“特斯拉不是一个好消息,但它是一个在消费者中非常受欢迎的品牌。”

孙少军分析说,其核心原因是其产品过于强大。 “补贴新政就像市场过滤器一样。强势产品的品牌销售依然强劲,依赖补贴而不研究产品的品牌自然会被市场抛弃。“

但是,在目前的市场中,仍有大量以补贴为导向的模式。据报道,补贴新政策将在2018年将最小巡航范围从150公里增加到250公里,最小电池能量密度将从105 Wh/kg提高到125 Wh/kg,因此具有续航里程的型号不到250公里将突然出现在市场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更高的续航里程,更高的电池能量密度模型。

一些业内人士质疑这种选择是否意味着市场对低巡航范围和低电池能量密度模型的需求不存在。答案可能是否定的。

在今年的博鳌论坛上,海马汽车董事长景静提出了一些有争议的言论:“我们分析了购买电动车的主要类型,两类人,如特斯拉的消费等玩具。第二类是穷人,(只买)成千上万的步行电动车。“

虽然京珠的言论颇具争议,但它们符合中国新能源汽车目前的发展状况。相关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纯电动市场累计销量排名前十位。除型号3外,北汽欧盟系列,比亚迪元EV,奇瑞eQ1和荣威Ei5等其他价格均未超过人民币15万元。

“国家补贴新能源汽车的初衷是帮助企业加大技术研发力度,降低质量,增强产品实力而不造成损失。然而,实际上,许多汽车公司使用补贴来使其财务报表变得美观。这是国内汽车公司不成熟的表现。“中国汽车助理秘书长杜方慈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不少业内人士表示,补贴的存在已经引起一些汽车企业不要从消费者的需求出发,而是要关注补贴,甚至恶意欺骗的畸形。也许补贴新政的目的是让汽车公司回归市场的本质,真正开始为用户思考并推出越来越多有竞争力的产品。

经过过渡期的补贴,新能源汽车企业应该度过“痛苦时期”,不少业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新能源汽车是未来的趋势,不用太担心,但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在此过程中,“优胜劣汰”仍将实现。在降低成本的同时,有必要提高质量,以提高市场竞争力。

记者肖一思

主编:郭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