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五大需求驱动这波央行买金潮

2019年6月,世界黄金协会进行了第二次年度央行黄金储备调查(CBGR)。接受调查的发展中经济体(EMDE)中央银行中有11%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增加黄金储备。许多因素引发了中央银行对黄金的兴趣。

加剧经济和政治风险

发展中经济体的外汇储备的功能目标和相应的严格投资指导受到极高风险的影响,这些风险与发达经济体的债务有关,包括:

1。全球不平等加剧,社会动荡和民粹主义政党的崛起加剧;

2。政党两极分化加剧,政府连任重大政策变化的可能性有所增加;

3,预算削减,人口老龄化越来越严重;

4,增加贸易不确定性;

5。全球央行独立性的挑战正在增加,主权债务货币化的威胁正在增加;

6。自下而上的全球货币竞争受到威胁。

黄金是唯一没有政治或信用风险的储备资产,由于大量货币或非常规货币政策措施,黄金不能贬值。

短期债券的低利率

中央银行持有债券的短期性质也意味着其投资组合的回报通常低于其他投资者。这反过来又降低了持有黄金的机会成本(如下所示)。

对某些人来说,美国的经济前景非常不确定。美国政策难以预测,贸易形势前景不明朗,美国预算赤字相对于GDP已达到战争前期的水平。黄金与美元存在强烈的负相关关系(见下图),这使得黄金成为美元资产的良好对冲工具。

对国际货币体系变化的期望

结构性因素似乎也是央行对黄金感兴趣的原因之一。根据2019年的一项调查,发展中经济体中有39%的央行表示,国际货币体系的预期变化与他们投资黄金的决定有关。

经济实力正从西方转向东方。按购买力平价衡量,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拥有世界第三大主权债务市场。近几十年来,中国已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并将在未来几年发挥重要作用。

全球经济结构调整和中国不断扩大的全球足迹将对国际货币体系产生影响。中国已采取措施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并出台了一系列促进人民币跨境结算的措施。

离岸人民币市场已经建立,外国投资者更多地进入中国债券市场。 2016年,人民币被列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此后,人民币在外汇储备中已超过澳元和加元,达到1.95%(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 2019年4月,中国的境内债券被纳入全球债券指数,这将进一步推动外国对中国境内债券的投资。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2017)的国际化报告,超过60个国家将人民币用作其储备资产的一部分。在世界银行2019年的RAMP调查中,接受调查的94家央行中有49%表示持有人民币资产。

当满足某些条件时,如货币可兑换性和中国资本账户的持续开放,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使用将进一步扩大。

虽然人民币难以与美元竞争全球主导货币,但亚洲似乎是人民币的自然栖息地(Eichengreen,Lombardi,2017)。因此,国际货币体系可能从以美元为中心的体系转向更加多元化的体系,其中欧元和人民币占据相对较大的份额。

转向新的国际货币体系可能是由于投机资金流动导致的稳定性不足,或者可能是由于美元的压力。一些央行购买黄金来对冲这两种风险。

转到美元政策

中央银行投资组合的结构通常是短期的,特别是在发展中经济体。负利率和对美元前景的担忧也可能是央行黄金需求上升的部分原因。

一些央行正在推行公开的去美元化政策。在2019年CBGR的调查中,13%的央行表示,去美元化与他们投资黄金的决定高度相关或一定程度上相关。俄罗斯就是这样的例证。2018年,俄罗斯购买了274.3吨黄金,13 达到该国年度净购买量最高水平,也是俄罗斯连续第四年购买黄金超过200吨。俄罗斯黄金储备的巨额积累,是对西方金融制裁压力的直接回应。

正如俄罗斯央行第一副行长Dmitry Tulin去年所指出的那样,黄金已成为一种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资产,因为它“100%保证免受法律和政治风险的影响”。在俄罗斯黄金持有量大幅增加的同时,该国持有的美国国债大幅减少。

世界银行储备咨询管理计划(RAMP)调查显示,在抽样调查的央行中,69%的央行的投资期限在3年或更短的时间内。另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显示,大部分外汇储备以美元(61.82%)、欧元(20.24%)和日元(5.25%)为主。

不断增加的外汇储备导致了需求重新平衡

过去几年黄金价格相对平稳,因此黄金在总储备中所占的比例有所下降,从世纪之交的13.5%下降到了2019年第一季度的10.6%。

因此,央行重新平衡外汇储备可能是黄金需求上升的部分原因。波兰国家银行表示,外汇储备强劲而稳定的增长,是其近期大量囤积黄金的一个关键决定。

(文章来源:金十数据)

(责任编辑:DF134)

张家界旅行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