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天赋不是放纵的资本 大坂直美与安德雷斯库对科贝尔缺乏尊重

  原创网球之家昨天我要分享

  在上周末进行的罗杰斯杯抽签仪式中,安德雷斯库作为本国球员嘉宾出席了抽签大会,在抽签过程中她全程与大坂直美坐在一起。当抽签嘉宾抽到自己时,安德雷斯库和大坂直美相视一笑,而在她们的笑中,看不出任何对于前辈的尊重,甚至有些嘲笑的意味。大坂直美好像在说:“朋友,你又抽到科贝尔了,你们俩之间有恩怨,上次她说你演戏,这次你可要好好教训一下她。”而安德雷斯库好像在回应:“哈哈,看我的,这次我要对她三连胜,就怕她不来赴约。”

  image.php?url=0MsNxqB0TQ

  在今年奥克兰站比赛横空出世以后,安德雷斯库在北美阳光赛季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她在印第安维尔斯连赢7场比赛捧得皇冠赛冠军,决赛中战胜的对手正是科贝尔。转战来到迈阿密之后,安德雷斯库再次战胜科贝尔,而在比赛中各种各样的戏份也是激怒了三届大满贯冠军、网球殿堂级的人物科贝尔。科贝尔在赛后握手时怒斥安德雷斯库是她见过的史上最大的戏精,双方的梁子就此结下。

  image.php?url=0MsNxqRuK6

  在这一问题上,我们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双方是处于两个不同时代的人,年轻的一代有自己的社交圈子,有自己思考问题的角度和生活的方式,比如阿尼西莫娃和安德雷斯库就与克耶高斯的关系非常好,在克耶高斯极度叛逆的一段时间,她们俩人依然和克耶高斯站在一起,力挺椰子。我们很难想象格拉芙与塞莱斯在场边力挺克耶高斯,也不敢想象哈勒普与科维托娃与克耶高斯成为好朋友。我们熟知的沙波瓦洛夫在社交媒体上经常与阿尼西莫娃、安德雷斯库等人互动,他也是年轻一代社交圈子中的人物。而巨头们以及年老的球员们有自己的社交圈,像大坂直美、安德雷斯库和沙波瓦洛夫以及西西帕斯等人不能完全融入费德勒、纳达尔、科尔施雷伯、柳比西奇、哈勒普、科贝尔、小威的圈子当中,他们从小接受的文化与教育与现在的年轻一代有着巨大的差别。

  image.php?url=0MsNxqKHmr

  在网络化时代以及娱乐至死的年代,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可能像当年的纳达尔和科贝尔一样为人行事,对前辈的崇拜是一回事,但不服是另外一回事。西西帕斯在今年法网与瓦林卡的比赛中违背了比赛精神,向裁判指印错的球印,这一举动已经上升到了道德层面,即使心中再想得到比赛的胜利,也不能做出欺骗的事情。与西西帕斯相比,小威说我从来不是小偷,德约科维奇曾无数次大度地将分数让给对手,纳达尔在比赛中只要碰到对手摔倒,自己也绝对会把球击出界外,哪怕这是一个破发点。克耶高斯的事情我们不必多说!在温网比赛中,布沙尔就曾坐在克耶高斯的包厢中一同“抵制”纳达尔。在这一点上,沙波瓦洛夫绝对是年轻一代道德的楷模。在新生代中,与老球员关系最为密切的当属小兹维列夫,小兹维列夫属于半个巨头社交圈,半个新生代社交圈。即便如此,在霍普曼杯中,当科贝尔和小兹维列夫配对双打时,依然会有明显的违和感。

  image.php?url=0MsNxqZm2W

  有一部网球电影叫做《情定温布尔登》,这里面讲述了一个事情,在温布尔登赛场上,当年轻的选手面对老球员时,说了一句话:“你太老了,赶紧滚蛋吧。”这似乎就是当今安德雷斯库和大坂直美的心声,她们两人意味深长的笑中充满了太多的不屑。在她们的眼中,科贝尔就是一位年迈的选手,是一位阻挡自己前进的大妈级选手,她们对于科贝尔没有任何尊重,对于网球殿堂级的人没有任何的尊敬。不仅如此,在温网第二轮比赛中,阿尼西莫娃和布沙尔在克耶高斯将球打到纳达尔身体上时竟然脸上布满了笑容,更是毫无尊重可言。

  image.php?url=0MsNxqVkbP

  这是一门永远都属于年轻人的运动,从这一层面上讲,科贝尔、纳达尔、费德勒能够在这个年纪、在伤痕累累的情况下依然处于网球世界的顶尖行列,他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他们的胜利是对新生代不尊重的最好回击。希望在未来碰到安德雷斯库和大坂直美的比赛中,科贝尔能够用酣畅淋漓的胜利让安德雷斯库和大坂直美知道在网坛努力才是真正的王道,也希望科贝尔能够在获胜之后像纳达尔在温网战胜克耶高斯后一样做出最激情的庆祝动作,因为尊重是互相的,大坂直美和安德雷斯库不值得科贝尔的尊重。 网球之家 作者:杨过)

  本文作者已签约快版权维权服务,转载请经授权,侵权必究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