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一城双券商冰火两重天:长江破局待考 天风伺机疾行

08: 42

来源:全景网络

一个城市双经纪人冰火两天:长江破天试验天风等待机会战斗

如果你回到十年前,长江证券会认为有一天河边的小经纪人会对这个行业构成竞争威胁。

横跨长江,一个在长江证券大厦,一个在保利广场,直线距离只有10公里左右。

作为湖北唯一的本地经纪商,长江证券和天丰证券今年的券商分类评估结果令人尴尬,前者是CCC,后者是AA。

不仅如此,两个业务排名之间的差距也在缩小,而天丰证券也有一些个体业务实现了反超。

新秀业务规模在五年内“多层次跳跃”,而老券商正在探索业务突破。

观察当天的经纪人模式没有改变,但在进一步集中市场的情况下,强风控制和少雷声是经纪人不落后的基本要求;从渠道类型向综合金融服务平台转变的目标是检验经纪人是否具有较强的资本实力和维护诚信能力,创造差异化竞争力。

差距缩小

对于三级分类和评估的结果,长江证券总裁刘元瑞直截了当地对7月29日的一名员工说“收回失去的荣耀”。

然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有些员工并没有“买”这个。

长江证券一名员工说,盲目总结公司过去发展思路中出现的问题,具有转移责任的意义;新总统应该反思过去一年是否遵守合规控制。在他看来,该公司去年接受了多次处罚,总统和有关方面都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也有员工持相反观点。此外,长江证券的员工表示,公司的问题很难回归。总统在任何一年都不容易专注于解决风险。对于任何总统来说,这都是一个挑战。

根据刘元瑞在内部信中的分析,扣除主要来自三个方面。排名第一的投资银行子公司获得了前所未有的7件罚款;第二方投资公司的股票质押产品违约;由于缺乏审慎的业务,第三家长期国际公司形成了风险敞口。

与仅在八年后成立的另一家本地经纪公司天丰证券的业绩相比,长江证券在过去五年的表现可以概括。

根据证券业协会多年来发布的证券公司排名,长江证券2004年排名第16位,十年(2014年)排名第17位,相对稳定。然而,在2015年至2017年之间,排名略有下降,排名在19至20之间。然后在2018年,该公司从第二梯队中脱颖而出,排名第21。

相比之下,天丰证券公司在五年内实现了“三级跳”。 2014年,它的收入排名第72位,2015年排名第55位,2016 - 2017年排名第33位,34位。 2018年,长江证券在同一梯队中排名第26位。

华东地区的一位经纪分析师表示,总体而言,小型经纪公司业绩更强,业绩增长更快;排名较高的经纪人表现更稳定,实际上更难上升。

就各种传统业务板块而言,长江证券的表现略有稳定,天丰证券的增长势头较为激烈。

具体而言,在代理交易证券业务(包括席位租赁)的净收入中,长江证券在2018年连续第16年排名第17位。天丰证券在2018年排名第28位,与2015年的活跃交易年度(第74位)相比仍有一个飞跃。

在投资银行业务的净收入中,天丰证券在2016年的排名超过长江证券,然后两者排名靠前。 2018年,天丰证券和长江证券分别为20和21。

在客户资产管理业务收入方面,天丰证券取得了很大的突破,在2017 - 2018年排名第10,进入第一梯队。长江证券在2018年连续13年排名第20位。

在武汉工作多年的经纪公司表示,这两家经纪公司在资产管理和非标准业务方面的行动相对较大。与此同时,湖北地方政府平台的债券发行项目基本上由两家经纪公司垄断。 “长江在债务方面做得更多;天丰的资产管理略好一些,如渠道业务和外包业务。“

两家证券公司的共同点在于研究业务。

据Wind统计,在公募基金佣金排名中,长江证券在2017年排名第一,4.08亿,2017年排名第二。天丰证券也是第一梯队,2017年和2018年分别排名第7和第8。

管理的战略愿景

经纪公司分类评估结果与业务排名缩小之间的差距部分反映了两家经纪公司管理机制存在的问题。

据公开资料显示,长江证券没有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主要股东分为两大派系。其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员分为三峡集团和刘益谦。持股比例分别为15.19%和17.62%。两只股票之间的纠纷已于2015年初步形成。在董事会结构方面,双方提名三名董事。

2017年长江证券总裁的地位发生了变化。前总统邓辉离开了公司。公司的离职让外界感到非常惊讶。一些媒体报道分析说这是最后的手段,股东的实际控制实际上落后了。

一位接近长江证券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刘益谦感谢刘元瑞,并打算抱他。在这种情况下,刘益谦是最活跃的,其他股东没有明显的反对意见。”刘益谦与长江证券前总裁邓惠发,微信孙与他合影并破获谣言。

新任命的80岁总统似乎没有赢得员工和中层干部的信念。

上述长江证券内部员工认为,新总裁的管理能力有待提高,各方之间不存在矛盾。 “每个人都希望长江好,但管理层仍然有点混乱。”

上述在武汉工作的证券交易商分析说,近年来,长江证券股东对控制和管理变更的争议很容易引起内部管理混乱。一旦内部管理出现问题,就很容易发生风险事件,特别是现在这是一个越来越严格的监管环境。

他认为,长江证券的内部管理问题并未及时合理化,风险控制和业务跟不上市场节奏。几个因素的综合导致最终评级下降,这与天丰证券有很大不同。

他认为天丰证券是一个轻装的球员。一方面,它通过合作机制吸引了大量的人才,另一方面,企业抓住了市场机遇。与此同时,地方政府上市时也会提供更多支持。这导致公司进入快速发展时期。

根据公开资料,天丰证券也没有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是武汉国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其中“当代”股东也是其中之一。余磊董事长和张军总裁共同工作了13年。他们两人于2006年11月加入天丰。

当余磊28岁时,他接过印章,成为当时最年轻的经纪主席。这种经历可能使他更愿意为年轻人创造空间。天丰证券非常重视年轻队伍的培训。据了解,近年来,公司通过引进和培养了一批85后的一级部门(招聘100名业内顶尖人才,内部培训),成功推出了“双百计划”。行业人才,“十万计划”将于2017年启动,即3 - 5年,通过对外招聘和内部培训,将有100名行业专家和1000名企业可以独立负责球队。核心人才。

目前,2013 - 2017年,14个高级管理团队中有7个加入,2015年是最高峰。例如,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投资发展局前局长陈晨先生和华融证券前董事徐昕曾任广西证监局副局长洪林。安徽证券研究中心前总经理赵晓光于2016年加入。

高薪机制是吸引人才的秘诀。根据2018年年报,高管薪酬最高的是翟晨曦,即757.21万元;第二高的是赵晓光,50.95万元。长江证券的高管大多在300万元左右。

除了吸引人才外,天丰证券近年来也对推出品牌感兴趣。例如,2017年将举办包括博鳌亚洲论坛在内的大型和小型论坛。在2018年,它回应了监管申诉,并制定了不良资产管理计划。它成为首批救助经纪人中唯一的小型经纪公司,令市场感到意外。

危险的机器

抓住机遇进入市场的竞争激励机制和战略眼光,天丰证券正在迅速崛起,但公司并非没有发展问题;被困在管理层和缺乏凝聚力的长江证券不必再次打开差距。机会。

该生产线加速了资源整合,依靠研究所建立金融生态系统。

余磊认为,该研究所是投资银行业务的基础。科技注册制度的改革检验了承销商的定价权,实质上对证券公司的研究能力和价值发现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同时,天丰证券宣布拟收购恒泰证券29.99%的股权,而恒泰证券的营业网点主要分布在内蒙古,北京,吉林和山东等北方省份。

但是,经营规模将不可避免地面临业务发展是否与风险控制相匹配的问题。

“天丰证券非常以市场为导向,而且更为激进。它喜欢追求热点。“华南证券经纪公司宝黛说。上海一家经纪投资银行表示,一些企业的竞争成本较低,入门门槛较低。 “可以理解的是,该公司将大规模快速切入市场。在强有力的监督背景下,公司还必须掌握风险控制。“

今年7月,天丰期货宣布该子公司的场外衍生品在雷中系统中被浪费,欠款9115万元。天丰证券当月的净利润为3,797万元,或与此事有关。

长江证券仍然具有优势。公司数量庞大,总资产和净资本远高于天丰证券。今年的收入表现也相当可观,从1月到7月,净利润为16.78亿,而天丰证券为2.04亿。

除了解决上述管理问题外,长江证券还面临着如何减少对经纪业务的依赖,增强其专业能力和差异化的危机感。

根据公开数据,2016年和2017年长江证券的销售办事处数量分别飙升36%和19%。 2018年,销售办事处数量达到250个。今年,长江证券进行了减法,优化了营业网点的资源配置。 7月,它取消了湖北的五个分支机构,业内废除的努力更大。

上述华东经纪分析师表示,要从渠道型经纪业转型为综合经纪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方面,当我们做大做强时,要消除对渠道的依赖,强调专业创造价值;另一方面,我们必须提高业务创新能力,提高产品定价和销售,投资和交易。同时,我们也应该探索差异化的道路,并反映出一个相对明显的竞争优势。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长江证券

天丰证券

经纪

于磊

长江

阅读()

美高梅注册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