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陈寿掩盖关羽之败,1800年后真相大白,学者:难怪关羽会失荆州

  建安二十四年,关羽北伐,把曹魏第一上将军曹仁,围在樊城狠狠揍,当年率领十几骑,冲入周瑜万军之中,解救自家兄弟牛金的曹大司马,如今的对手,可是关羽了。关羽因为攻势过猛,曹操担心曹仁最终招架不住,于是派遣五子将之一的于禁,以及归降不久的马超部将庞德去救,结果又被关羽横扫。

  1563203727743115537water.jpg

  擒于禁和斩庞德这事,许多人认为是上天对关羽开眼,但水火无情,又不是只淹曹军,尽管关羽借了自然之力,但也得能捕捉战机,否则,自己的军队也会被水淹。

  于是,当年在曹公营中那位“吾极知曹公待我不薄,吾当立功乃去”的关羽,如今要给曹操颜色看了,最终,天下响应,许都振动。

  1563203727572667085water.jpg

  曹操无奈,又派出一位五子将,这一次,是徐晃。为了万无一失,曹操特命徐晃不要急战,而要缓战,要和关羽耗。徐晃接近樊城时,驻军,等待其它各路援军。当时,曹操还增派了徐商、吕建两路大军支援徐晃,之后又续派了殷署、朱盖等十二营军队支援徐晃。最终,徐晃在樊城以北的偃城,小胜关羽一着,那著名的关羽和徐晃对话,音容犹在。

  曹操复还,遣将军徐商、吕建等诣徐晃。……又前后遣殷署、朱盖等凡十二营诣徐晃。关羽见四冢欲坏,自将步骑五千出战,徐晃击之,退走。

  关羽小败后,战略性撤退,此时,樊城曹仁率军而出,联合徐晃大军,多路围剿关羽,纵然关羽超凡绝伦,但架不住这么排山倒海的攻势,所以,暂时退军了。

  1563203727625192099water.jpg

  关羽刚退军,就发生了汉末三国时期最具转折意义和戏剧性的一幕:荆州降吴了。没错,如果不是糜芳和士仁,孙权绝不可能打下荆州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关羽之败,原因很多。首先,就是他的傲慢。对外,关羽公开羞辱孙权,而且是多次羞辱,这实际是情商极低的表现,直接会引起私愤。对比当年孙权给曹操上书让他称帝那茬,高下立判。孙权虽然要把曹操往火上烤,但曹操一定不恨孙权,相反,曹操会认为孙权做的很聪明,甚至还会欣赏孙权要不是阵营矛盾,或许还能成朋友呢。关羽在这方面的情商,几乎为零。对内,关羽和自己手下几乎所有人都关系不好,糜芳、士仁,关羽把他们鄙视得透透彻彻;潘,关羽也看不起他;上庸和西城的刘封和孟达,在关羽眼里,恐怕也是“插标卖首,土鸡瓦犬”。这还只是史料提及的,没提及的,估计数不胜数。

  1563203727682421217water.jpg

  第二,就是关羽攻势太猛。当时曹操能调用的大将,只有于禁、徐晃,也全部调上去了。其余的,张在陈仓镇蜀汉,张辽、乐进、李典在江淮一带镇东吴,五子将都很忙碌。曹仁,在樊城被围;夏侯渊,死了;连夏侯这位元老,在徐晃围攻关羽时,都随曹操亲自上阵了只不过关羽败得太快,否则好戏还有很多。于是,关羽,关云长,这位河北解良大汉,在自己五十八岁那年,牵动了魏国一半国力,将魏国当时所有能上阵的将领,几乎挑了个遍,而且在自个儿只有不到三万大军的前提下。

  1563203727574667866water.jpg

  但关羽之败,最根本的,还是因为糜芳和士仁背叛。关羽北伐前,是做足了荆州防务的。加重江陵和公安等重地城防的同时,还连路起烽火台,以备吴军。从襄阳和樊城到江陵,不过数百里,且那一带全是平原,地势广阔,关羽大军往返,也不过数日的事情。纵使东吴沿着江水、汉水而西,迅雷不及掩耳出现在江陵城下,按照江陵的城防能力(周瑜在江陵打了曹仁一年都没打下来),孙权绝对捞不着半点便宜。关羽只要一回军,孙权分分钟撤走。关羽之所以在前线攻势那么凶猛,这是最大的原因:他不担心后方。

  1563203727620623610water.jpg

  但后院起火,就不同了。再结实的城防,也有个门,门一开,一切都结束了。糜芳和士仁迎孙权入江陵后,关羽瞬间从人生巅峰,跌落谷底历史的戏剧性,从来不亚于文学创作。

  于是,关羽之败这件事,就以这样一幅完整的图景,印刻在后世人心中,千百年来,再也没有任何变化了。但若我们再深入史料,会发现,其实陈寿当年掩盖了许多真相。

  陈寿作史,依据是魏国和吴国官修史书,以及自己对蜀国史料的编纂。《典略》,是三国时期魏国郎中鱼豢的一部著作,陈寿在作《三国志》时,也引用了这部著作。但《典略》中有一句非常重要的史料,陈寿竟然没有引用。

  关羽围樊城,遣使求孙权助之,孙权敕使莫速进,又遣主簿先致命于关羽。关羽愤其延迟,又自已得于禁等,乃骂曰:“貉子敢尔,如使樊城拔,吾不能灭汝邪!”

土狗竟敢这样,如果樊城能被我收掉,我不能把你(江东)灭了么!”

  1563203727589580916water.jpg

  当时,貉子这个字,是一个极尽污蔑的字眼,专门被北方中原人士用来骂江东人的。当时北方人,许多是极其蔑视江东人的,认为他们不开化,野蛮鲁莽。孙权是江东土著,他自然知道北方人这么骂江东人意味着什么。在孙权潜意识中,他必然内化了对这个词的极其敏感的反应。而且,孙权是一国之君,关羽不过是一方诸侯,孙权一定会非常愤怒地想:“你只是刘备手下一将,有什么资格和我谈这些,竟然还敢用这样极端的词汇污蔑我。”可以想见,孙权对关羽本人是多么仇视。

  1563203727670093439water.jpg

  但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如使樊城拔,吾不能灭汝邪!”这十一个字。这句话说出口,就直接让江东和关羽势同水火了。关羽这句话,其实是在告诉江东:等我收拾了曹仁,接着就踏平江东,灭掉孙氏。这下好了,原本蜀汉和东吴是结盟状态虽然模棱两可,外亲内疏但面子上总还能过得去,现在,成了公然的敌人了。东吴自然会想,当年周公瑾在时,我们借给你主刘备江水和汉水一带地盘,甚至把江陵都给了你们,你们承诺过,取了西川就还,现在你们已经拿下西川,甚至还拿下了汉中,可是依旧不归还江陵给东吴。即便这样,我们也就发发牢骚,并没有任何实质举动,但你关羽竟然还有吞灭江东之志,这下我们可不能忍啊,这下我们能名正言顺的灭你关羽,拿回曾属于我们江东的地盘了。

  因此,表面看,关羽之败,最致命的原因,是糜芳和士仁突然叛变,但更深层的原因,是关羽有吞灭江东的打算,这下好了,既然迟早鱼死网破,不如我们先下手,灭掉你关羽。

  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方诗铭先生,在其文章《关羽和荆州之失》中也曾说过:

  关羽不但辱骂孙权为“貉子”,还露骨表示,对曹操的战争胜利之后,将移师灭吴,完全将《隆中对》中“结好孙权”的策划置诸脑后,可见关羽的最后失败、丢失荆州是必然的。

达到当天最大量